联系方式CONTACT 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案例 >

尊龙人生就是博

办卡充值、漫天要价暴利乱象下的理发行业没人管?

来源:http://www.hbzklxs.com 责任编辑:尊龙人生就是博 更新日期:2019-03-21 22:28

  近日,苏州大一新生理发被忽悠,花光了四千元生活费,最终经警方协调退还了部分。这个新闻引发网友热议,很多人表示自己或身边的朋友都有过被坑或差点被坑的经历,直言如今的理发店太乱,想安安静静剪个头太不容易。有网友提出,“就应该规范这种理发办卡的,容易圈钱跑路。”还有人戏称,

  国内的理发行业,被誉为最神秘又最暴利的行业,其办会员卡、隐藏的二次消费等名目繁多的“圈钱”手段,在肆无忌惮地侵犯顾客权益,但与此同时,为什么这些营销模式能够大行其道呢?这的确是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。

  国内各地顾客理发“被坑”的案例层出不穷,近年来,理发店不把精力放在钻研专业上,反而在“头”上做起的文章越来越多。

  10月9日,在苏州上大一的小陆原本只想花58元理个发,进店后招架不住忽悠,先是被店员以“免费项目”的名义做了面部清洁,后在未告知金额和经过其允许的情况下“被”敷面膜,随后开出已消费1600多元的价格,小陆很紧张,随后店员又“好心”劝其办会员卡最低打三折,云里雾里中,小陆竟花光了一学期的生活费4000元。经警方协调,理发店退还了3000元,并称,小陆做发型消费了600元,剩余的400元作为卡内余额,可继续消费。

  今年5月,刘先生和女友,在兰州火车站对面的丽风美发店理发,要求将他两鬓处修一下,头顶剪一下,女朋友烫一下头发,结帐时,两人理发及烫发合计488元。经询问才得知,他理发收费100元,女朋友剪烫收388元。剪发就收100元,刘先生感觉存在价格欺诈。而且,理发店事先并未告知会额外加价。后经兰州市城关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定西南路工商所协调,美发店给刘先生及其女朋友退还了188元。这一来一去的收和退,更让刘先生觉得美发收费依据好像都是理发店自己说了算。

  今年9月,江阴市场监管局徐霞客分局频频接到消费者求助,他们在理发店充值办卡后遭遇了老板跑路的尴尬。因为充值越多优惠越大,不少消费者经受不住诱惑往理发店会员卡中充值大量现金。可是,卡中的金额还没用掉一半,却发现理发店关门或者易主了,原店老板跑路,卡中金额也因此作废。

  但是,由于求助人在办卡充值时,自我维权意识薄弱,没有索要发票,也没有签订书面协议,再加上理发店老板失联等多种情况,导致徐霞客市场监管分局在后期的调解过程中遇到多重阻碍,维权效果大打折扣。

  2012年,上海“永琪”多家连锁店以房屋租约到期、店内需要装修、店员接受培训等理由暂停营业。许多办卡会员担心卡中余额会出问题,所以要求退卡。但是在退卡时,却被“永琪”工作人员告知:“在我们所有门店办理的都是消费卡,不能退卡只能消费。如果消费者坚持要退卡,就要按打折前的‘原价’重新计费,扣掉消费金额,余多少退多少。”但消费者尴尬地发现,若按此重新“算账”,卡内金额所剩无几,甚至要被“倒扣”。

  造成上述乱象的原因有很多,但是细究起来,主要在于理发店以利益最大化为导向,为在短时间内扩大店面数量,做大资产规模,用办卡打折的方式吸引现金流。在这个目的下将理发师工资结构调整为以办卡提成为主,营销至上。其次,美发行业服务项目定价基本依靠市场调节,缺乏上层制度设计。

  据了解,目前各地理发师的工资结构早已不是单靠手艺高低决定。他们的收入主要靠拉拢顾客开卡、充值,从其中抽取提成。当然提成比例各家不一,基本模式是完成一定任务量以后,提成比例才会变高。据公开报道,行业内提成比例基本确定在8%—20%。一资深理发师介绍,一个月办10个人,提成就能轻松过万。

  除此之外,理发师在店内的职位评级也与开卡的营销收入密切相关。由于职位越高固定工资越多,因此为了保住级别不被降级,理发师必须得不停营销,介绍各种名目繁多的高价位服务给顾客。

  在利益驱使下,众多理发店惯用的手法就是以低价剪发的名头吸引潜在客户入店,然后通过干洗、颈部按摩、理发等接近1个半小时的营销服务,让其办会员卡,只要顾客交了第一笔费用,第二次、第三次营销就更有指望了。

  在店内消费时,众多顾客都碍于各类服务项目总价过高,在理发店工作人员“办卡直降三折”等大力度折扣诱惑下敞开钱袋,开卡充值。高定价的服务项目让这类营销手段有了存在基础。可是为什么美发店可以抬高服务价格,定价那么高而没人管呢?

  答案也的确让人意外,因为美发行业定价均属市场调节,是由市场行情来自行制定的。

  “目前,国家公布的价格管理目录不包括美容美发业,物价部门无法干涉美容美发行业的正常定价。”物价部门的相关工作人员受访时说,“美发价格也与成本、规模、供求等因素相关,而且美发行业也没有对应的行政主管部门。”

  “目前美容美发行业的价格都属于市场调节价,只要明码标价,就是合法价格。”南京价格监督举报部门也这样表述。

  据南京建邺区物价局价格监测科科长朱宏介绍,凯发国际!目前美容美发行业都是自主定价。“服务行业的价格不需要到物价部门审批报备,重磅发布:可信区块链。但经营者必须明码标价,在醒目的地方告知消费者,剪一次头多少钱,如果没有明码标价,我们是可以查处的。”朱科长说。至于理发连锁店里各种眼花缭乱的标价,南京相关的物价部门也表示,由于其是市场调节价,物价局没有权力干预。

  除此之外,国内的美发美容行业协会,由于各项经费都要自筹,所以在涉及市场检查等需要监管的事务上,都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  理发店开办会员卡、充值消费的方式本质上属于“预付式消费”,隐患多,维权难。2016年上半年,全国工商和市场监管系统共受理预付卡消费投诉1.48万件,主要集中在健身、美容美发等服务行业。

  虽然商务部2011年制定了《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(试行)》,规定预付卡的发卡、售卡企业应自开展预付卡消费业务之日起30日内到相应等级的商务部门申请备案,并保存购卡人的登记信息5年以上。

  但在实行过程中却遇到重重阻碍,效果并不好。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实施情况的报告指出,预付卡销售只有一半多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或商务部备案,大量发卡行为未纳入监管。上海全市发卡主体近10万家,而在上海市商务委备案的企业只有351家。

  如果没有登记备案,那后续的存管和监管便形同虚设、无处发力。除此之外,预付卡销售的存管资金有一定标准,达不到“门槛”也无法进入管理体系。但很多美发店规模太小,远达不到标准。

  所以,办理理发店的会员卡并充值实则是一种很有风险的行为。如果不得不办理,也一定要注意诸多细节。

  消费者在理发店开卡时应当询问清楚各项规定,再与店方签订书面协议。同时为保险起见,不应一次性充值太大金额。要索取发票留作凭证。

  如果办卡后再进行消费时,店家服务质量变差,则涉嫌做虚假广告,消费者也可以进行维权。《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》也明确,预付卡商家“未按约定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,应当履约或者退款。”《合同法》也规定了预付卡发行方作为合同方必须承担违约责任。

  现实生活中,最常见的案例即消费者办卡后,理发店因各种原因“不见了”,导致权益受损。对此,据上海市消保委秘书长赵皎黎介绍,若门店永久“关门”或店面升级、服务价格上涨,消费者在这些情况下都可以提出退卡主张。

  并且,根据相关法律规定,若预付卡发行者卷款跑路,则属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他人财物的诈骗行为,需要承担刑事责任。因此,不论理发店以何种理由“消失”,消费者都有权索回卡内余额。

  若在办理退卡时被理发店要求,之前所做的服务要换做未打折前的价格重新计算,也完全可以拒绝,因为“价格打回原形,余额重新计算”没有任何法律依据。

  如果店铺正常经营,而手中的会员卡到期,卡内的余额也不应被理发店“扣下”。根据《合同法》第40条和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第26条,“此卡务必在有效期内使用,卡内金额过期作废”之类的合同规定属于典型的“霸王条款”,是无效的。

  尽管在理发店的部分违法行为上,消费者的确可以找到法律依据进行维权,但在实际操作中,许多消费者会出于考虑到金额不大,或嫌麻烦等原因草草作罢。这也折射出很多深层问题,一是国内消费者维权成本目前仍旧高昂;二是导致美发行业不规范的原因在于缺少统一的定价标准、技术标准,这也会在追责过程中造成责任难判定等问题。“维权”二字也变成了一纸空谈。

  (参考资料来源:姑苏晚报、南京晨报、中国兰州网、江苏经济报、新浪商业地产、新民晚报、中国消费者报、每日经济新闻、网易另一面《忽悠你办卡的人,每一步都在违法》等)